严公解相还豫章追送淞陵作三首 其一

严公解相还豫章追送淞陵作三首 其一朗读

古来开阁自平津,几见功成得奉身。逸老特蒙优诏赐,乞骸何用屡书陈。

东都饮饯辞供帐,南驿乘符速去轮。归到宜春酒应熟,散金惟欲会乡人。

皇甫汸

(1497—1582)明苏州长洲人,字子循,号百泉。皇甫录第三子。嘉靖八年进士,授工部主事,官至云南佥事,以计典论黜。好声色狎游。工诗,尤精书法。有《百泉子绪论》、《解颐新语》、《皇甫司勋集》。 ...

皇甫汸朗读
()

猜你喜欢

风雷昨夜揭窗纱,未信楼岩不忆家。

和靖山头春到了,莫因寻鹤负梅花。

()

心悸西江浪似山,眼明僧舍一窗闲。

从今要见庐山面,画作屏风静处看。

()

西施歌馆旧城东。画栋朱栏映碧空。花絮阴阴趁晚风。

翠重重。石上胭脂堕雨红。

()

一纸黄书举茂才,使君后挽复前推。

似闻太史占奎宿,先敕天官起蛰雷。

()

君心尚栖隐,久欲傍归路。在朝每为言,解印果成趣。

晨鸡鸣邻里,群动从所务。农夫行饷田,闺妾起缝素。

()

商馆非闲地,闲人偶在旁。

无端声利役,有许去来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