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接受了138次审查谈话的贪官忏悔:收的每一张钞票都是送自己进监狱的“门票”

时间:2022-11-24 23:02:46编辑:未知

接受了138次审查谈话的贪官忏悔:收的每一张钞票都是送自己进监狱的“门票”

四川省纪委监委11月24日刊发《忏悔实录》,内江市隆昌县隆昌发展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总支书记、董事长罗光荣出镜忏悔。

基本情况

罗光荣,男,1967年12月生,曾任隆昌县国有资产管理中心主任,隆昌市基础设施投资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隆昌发展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总支书记、董事长等职。

2020年11月,接受内江市东兴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1年4月,罗光荣因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2021年10月,罗光荣因犯受贿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五万元。

案情介绍

罗光荣8年为人师表,9年乡镇磨练,10年部门负责,9年国企掌舵……艰苦奋斗数十载,一朝思想松懈、骄横妄为陷囹圄。

罗光荣无视党纪国法,违反党的政治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000余万元。

人生数笔账,笔笔难算清。在接受了138次审查谈话后,罗光荣算清了自己的贪腐之账,但他失去的人生“总账”再也算不清了。

忏悔书节选


视频画面

一夜之间,我从一个父母引以为荣的儿子成为了一个让家族蒙羞的不肖子孙;从一个女儿崇拜的偶像父亲成为一个让她抬不起头的心理负担;从一个弟弟妹妹信任依赖的兄长成为让他们牵挂操心的伤痛,从一个受人尊重的领导干部成为了让人不耻的“阶下囚”。

回想五十三年的人生道路、三十六年的工作历程,我也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艰苦过、奋斗过、奉献过、成功过,但随着职务的升迁,逐渐忘了初心、忘了党恩,理想信念滑坡,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扭曲。加之随着年龄增长,“船到码头车到站”的观念抬头,从最开始的吃吃喝喝、收受红包礼金,逐步发展到大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殊不知,每一次出卖的都是自己的自由和灵魂,收受的每一张钞票都是送自己进监狱的“门票”,如今一梦醒来只留下无尽的悔恨。

一悔忘了党性。从党政部门调职企业后,心中党性的天平开始倾斜,认为企业就是抓经济,党建只是个摆设,忽视了党的领导在国企中的重大意义;大搞“一言堂”“家长式作风”,导致企业决策失去党内监督。权力一旦失去监督,对单位和个人而言都是可怕的,这也是造成我今天下场的主要原因之一。

二悔忘了初心。我忘记了自己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忘记了权力是为了让我更好地履职,把重心放在了“用权”上,放在了“玩弄权术、以权谋私”上,把“履职”放在了一边,把权力当成了牟利工具。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如今因受贿面临处罚。奋斗几十年,最终落得“前功尽弃、一无所有、悔恨终身”,在铁窗内度过毫无尊严的日子。

三悔忘了亲情。现如今,我罪有应得、失去了自由,还给家人带来无尽的思念和痛苦。才终于理解了一句话“希望你过得比他还好的只有自己的至亲”,才发觉自己对于单位、乃至社会只不过是一粒沙,而对于家庭,我是儿子、是丈夫、是父亲、是兄长,是他们的一片天,同时他们也是我的一片天。

再多的“悔恨”只是认识、反思原因,“悔改”才是目的、才是关键、才是唯一出路。面对未来,我必将痛定思痛,真诚悔改,余生为时不晚。

来源:“廉洁四川”

延伸阅读

落马高官手写忏悔书再曝光,秦光荣曾给中央领导写信求情

10月7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举行,全会审议并通过了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向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工作报告,同意将报告提请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审议。

近日,“奋进新时代”主题成就展在北京召开。展览现场的反腐单元展出大量数据案例和手稿,颇受关注。展品包括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和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的忏悔书手稿,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原党委书记王滨的立案决定书等,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出的函询通知书及其回复手稿等。

值得一提的是,鲁炜的忏悔书手稿已于2019年的“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和2021年开馆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中展出过部分篇幅,各页间存在部分遮挡。此次则展出了完整的3、4两页。



“奋进新时代”主题成就展的反腐单元展出大量数据案例和手稿,颇受关注

展出秦光荣忏悔书,其子被查后曾给中央领导写信求网开一面

“奋进新时代”主题成就展于今年9-12月举行,用于呈现十八大以来的变化,其中的全面从严治党单元,展出了一批罕见的手稿,观众可看到纪检监察部门的工作方式,以及反腐成果。

两份落马官员的忏悔书引起多位观众驻足详看。其中一份忏悔书来自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秦光荣被称为“云南政治生态最大污染源”,其子秦岭曾任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在其投案前被查,于2019年8月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秦光荣是在其子秦岭被查半年后自首的,他在忏悔书中也提及了这一内容。



秦光荣的忏悔书

此次展出了忏悔书的首尾两页,标题为《愧对于党、愧疚于心》,共29页,每页页脚处均有签名和指印。忏悔书成书于2019年8月13日,即投案四个月后。秦光荣称,“回想起接受审查前的那段时间,儿子秦岭严重违纪违法被组织审查调查,我内心既痛苦又恐惧,痛苦的是唯一的儿子即将面临纪律法律的惩处,恐惧的是自己的问题也要暴露。这期间,我四处活动打探消息,找所谓的‘大师’祈福消灾,甚至心存侥幸给中央领导同志写信,幻想得到组织上网开一面。”

2021年1月,秦光荣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信息显示,秦光荣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89万余元。据了解,秦光荣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级一把手。国家监委对秦光荣提出了从宽处罚的建议,检察机关对秦光荣构成自首、可以减轻处罚的意见予以认可。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中国纪检监察报在报道该展览时引述数据称,十八大以来,越来越多的党员干部因敬畏而“不敢”、因制度而“不能”、因觉悟而“不想”。

截至今年4月底,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审查调查438.8万件、470.9万人;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72.3万起,给予党纪政务处分64.4万人,不敢腐的震慑充分彰显。十九大以来,党中央把反腐败和监督工作融入管党治党全局、嵌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成为管党治党、治国理政的重要制度保障。



鲁炜的忏悔书

无遮挡展出鲁炜忏悔书部分内容

另一份忏悔书来自前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鲁炜是十九大后“首虎”,其被查消息于2017年11月对外公布。两个月后的“双开”通报显示,鲁炜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阳奉阴违、欺骗中央,目无规矩、肆意妄为,妄议中央,干扰中央巡视,野心膨胀,公器私用,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品行恶劣、匿名诬告他人,拉帮结派、搞“小圈子”;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群众纪律,频繁出入私人会所,大搞特权,作风粗暴、专横跋扈。

值得一提的是,鲁炜的忏悔书手稿已于2019年的“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和2021年开馆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中展出过部分篇幅,各页间存在部分遮挡。不同的是,此次展出了完整的3、4两页。

鲁炜称,“我本是一个山村里的孩子,是党一步步把我培养成正省部级领导干部,我却犯下大错、一错再错。两个多月来,我想的、说的、写的,心中萦绕最多的,是辜负、是愧疚,是悔恨!”在此前曝光的忏悔书中,鲁炜提及了自己的家人,称自己的生活作风问题使妻子受到很大伤害。“我们经常为此吵架,她对我完全绝望,曾经悲愤地对我说:‘我管不了你,但迟早共产党会管你。’而今,正是一语成谶。”

鲁炜还写道,他的儿子刚刚度过30岁生日,“在他人生的路上,我没有做好人生的榜样,也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2019年展出的鲁炜忏悔书

2019年,鲁炜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对鲁炜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不足部分继续追缴。



完整呈现函询流程

在官员落马通报中,一个常见的表述是,“在接受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方公号曾介绍处置问题线索的工作流程。收到的问题线索由案件监督管理部门提出分办意见,经纪检机关主要负责人批准,承办部门分析研判后可谈话函询、初步核实、暂存待查、予以了解。

此次主题成就展上,展出了完整的函询流程。这份函询通知于2020年发出,要求被函询人在收到函件15日内,将说明材料报相关同志审阅签字,并通过机要寄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六监督检查室。函件有两份附件,“反映XX同志问题摘要”和“书面说明的有关要求”。函询通知右侧,展出了函询回复手写稿的第一页。被函询人表示,“对我个人来说 这次函询是一次很好、也很及时的提醒和警醒,既体现了组织上从严管理干部的要求,又休现了组织上对我个人的关心爱护。今后,我一定引以为戒,举一反三,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认真遵守廉洁自律准则,更加严格要求自己,管好自己、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在采信通知中,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六监督检查室表示,经研究,对所作说明予以采信,函询问题予以了解。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方公号曾刊文介绍,谈话函询,是纪委非常常用的一种问题线索处置方式,对线索中反映的带有苗头性、倾向性、一般性的问题,及时通过谈话函询方式进行处置。谈话函询是党组织的日常管理监督方式,并不意味着组织是要审查这个干部,而是要通过思想政治教育,及时对犯错误的干部提个醒、敲个警钟。谈话函询过后,组织会根据不同情形作出相应处理:如果证明确是冤枉的,就了结澄清;如果问题轻微,不需要追究党纪责任的,就采取谈话提醒、批评教育、责令检查、诫勉谈话等方式处理;如果明明有问题,却否认,或不如实说明,还要再谈话函询或者进行初步核实。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宋承翰 王凡 发自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