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海德里希的妻子是谁

时间:2021-03-09 04:22:05编辑:佚名

说起莱茵哈德·海德里希,相信大家对这个名字不会很陌生了,他是纳粹德国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关于海德里希的资料和传说也是非常多的。但是也许很多人不知道,海德里希当年之所以加入党卫队,其实跟他的妻子有着很大的关系。而他的妻子却不被大多数人所了解。这里我就为读者朋友们介绍一下海德里希的妻子妮娜·玛蒂尔德·海德里希的情况。

海德里希的妻子是谁?海德里希与妻子的感情有多好?

妮娜的原名叫妮娜·玛蒂尔德·冯·奥斯滕,1911年6月14日出生于德国费马因一个教师家庭,从她名字中的“冯”字可以看出,她的家族有贵族的血统,她家与另一个贵族家庭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后一家贵族有一个名叫埃伯斯坦的儿子,后来成为了慕尼黑警察局局长、党卫队全国副总指挥,他就是后来海德里希进入党卫队的推荐人。(另一种说法是埃伯斯坦的家族与海德里希家族有联系,埃伯斯坦母亲是海德里希的教母)

妮娜有一个哥哥,很早就加入了纳粹党,他经常向年轻的妹妹灌输纳粹的理念和思想,1929年,她亲自参加了一场希特勒的演讲会,希特勒那极具煽动性的讲演让妮娜兴奋不已,随后她立即加入了纳粹党,成了一名具有强烈纳粹信念的人。

妮娜与海德里希可谓是一见钟情,那是在1930年12月,妮娜在基尔一个划船俱乐部的舞会上遇到了年轻英俊的海军中尉莱因哈德·海德里希,两人一见钟情,很快坠入爱河,短短十几天后,就宣布订婚。但是,海德里希忽略了他与前女友的关系,他前女友的父亲是一个颇有权势的造船商,这个姑娘已经与海德里希发生过关系,却突然不明不白的被抛弃,自然咽不下这口气,于是父女俩一起向海军部控告海德里希,此事闹得沸沸扬扬,1931年5月,海军荣誉法庭审判海德里希的风化案,最终结果是海军以“行为不当”的罪名开除了海德里希。

海德里希的妻子是谁?海德里希与妻子的感情有多好?

海德里希丢了工作,顿时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每天都在垂头丧气中度日。妮娜对海德里希的过去倒不是太过计较,她对海德里希绝对是真爱,眼见未婚夫前途渺茫,她想到了目前风头正旺的纳粹党,在她的心里,纳粹才是德国的未来,她把自己的想法尽量的向海德里希沟通,让傲慢的海德里希开始转变了自己以前那种“正统”的观念,开始对纳粹表现出兴趣,同意参与纳粹的活动,可以说,妮娜是海德里希成功之路的启蒙者。

妮娜找到了她家的老朋友冯·埃伯斯坦男爵,这时的埃伯斯坦已经是党卫队领袖希姆莱的红人,妮娜认为,通过这层关系把海德里希介绍到党卫队谋取一个解决饭碗的职位绝对没问题,她没有预料到,这件事居然无心插柳成就了一个德国未来的重要人物。6月的某一天,埃伯斯坦联系好了希姆莱,妮娜亲自把缺乏信心的海德里希送上了前往慕尼黑的火车,到达慕尼黑后埃伯斯坦又亲自在火车站迎接了海德里希,把他送到养鸡场主的家里。此时希姆莱正打算在党卫队内部建立一个情报部门,海德里希在海军担任过情报官的履历让他很感兴趣,但他压根就没搞清楚,海德里希只是在海军信号部门工作,他根本就不是情报部门的军官。事情就是这样巧,海德里希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情报天赋,他只花了半小时,就把希姆莱关于党卫队情报处的构思清晰的落到了书面上,让对情报工作一窍不通的希姆莱大喜过望,立即决定聘用海德里希为党卫队组建情报处(保安处)。

海德里希的妻子是谁?海德里希与妻子的感情有多好?

1931年8月,海德里希正式成为党卫队保安处处长,听起来很威风,其实挺窝囊,他的办公室是一间出租房,办公桌则是一张旧餐桌,一台借来的打字机,一瓶胶水,外加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文件,这就是海德里希最初的工作,他最初招募了一些党卫队内因经济萧条失业的大学生进入保安处,也正是这些来自良好家庭、具有个人素质的年轻知识分子,赋予了SD与众不同的独特性质,使保安处在日后成为一个高效严谨令人恐怖的机构。妮娜没有嫌弃海德里希的囧困寒酸,相反,她一直不遗余力的在帮助她未来的夫君,除了在工作上帮助海德里希打打下手,还兼任了厨娘,经常为海德里希和他那几个可怜的部下做做干菜汤和没有鲱鱼的鲱鱼色拉。

这段时间党卫队保安处还属于非法组织,远不及后来那样风光,但也是妮娜与海德里希如胶似漆的日子,1931年8月海德里希在写给妮娜父母的信中就兴奋的说道:“希姆莱先生答应在我结婚之后给我每月二百九十马克的工资,不管政局如何,我都可以成家了。”当时的海德里希对自己有个稳定的收入、能够养家糊口已经很满意了,他哪里会想到今后的自己会成为一个权势熏天的人物。

1931年12月26日,妮娜与海德里希举行了婚礼,婚后海德里希在慕尼黑郊区租了一套公寓当做他们的新家,然而妮娜并不喜欢这个家,因为,它是座有些简陋破败的危房。1932年7月,海德里希被晋升为党卫队旗队长,他的工作也得到了包括希特勒在内的纳粹高层的认可,同时他与纳粹党内一些大员如鲁道夫·赫斯、马丁·鲍曼等也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随着纳粹在德国得势,妮娜与海德里希也迎来了好日子,妮娜在给父母的信中写道:“你们不要笑,莱因哈特竟然也成了政治警察局长!”看来妮娜对她丈夫在政治上的“远大前程”还是缺乏足够的认识。

海德里希的妻子是谁?海德里希与妻子的感情有多好?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妮娜与海德里希生了三个孩子,克劳斯、海德和女儿希克尔,随着海德里希职务越来越高、权利越来越大,他对家庭的关注也越来越少,家里的大小事务都只能靠妮娜一个人独自打理,“家庭生活根本无从谈起,孩子教育、与父母和兄弟姐妹的联系……一切都得我一个人照管和负责。”这让妮娜感觉非常苦恼,夫妻关系也趋于紧张。海德里希几乎没有什么私人朋友,对同事或邻居都不会有过多的交往,对于社交应酬等,他更是能推就退、能躲就躲,这让妮娜感觉很不适应,她曾经质问海德里希,为什么不能与朋友或邻居们来往,海德里希的回答是:“我不能与他们交往,因为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会被捕。”

由于海德里希对家庭和妻子的冷落,妮娜经常邀约好朋友舒伦堡喝茶聊天倾诉烦恼,没聊到海德里希醋意大发,差点要了舒帅哥的命,把小舒吓得够呛,这对夫妻似乎已经走到了离婚的边缘,但是女儿希克尔的降生挽救了这桩婚姻,海德里希非常喜欢这个女儿,二人的感情又恢复了温度。二战爆发后,妮娜以女人特有的敏感对战争前景的有所担忧,于是她像个普通家庭妇女那样开始了对食品的疯狂采购,将肉食制作成罐头储藏起来,她还经常回到德国北部的老家费马恩岛,骑上摩托车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到处大量采购,然后又开着卡车,将土豆、甘蓝和各种水果运往柏林。

1942年5月,海德里希在布拉格遇刺,6月4日不治而亡,此时妮娜已经怀上了第四个孩子,海德里希之死对她来说无异于天塌地陷,就在海德里希死后一个多月,她生下了女儿玛尔特,然而,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1943年10月24日,她的两个儿子在庭院里骑自行车玩耍,大儿子克劳斯把自行车骑到了大街上,不料一辆卡车撞上了他,当天晚上,克劳斯因伤势过重死亡。不到两年的时间,先后失去了丈夫和儿子,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不言而喻,妮娜是如何挺过那段令她悲痛欲绝的日子,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得到吧。

海德里希的妻子是谁?海德里希与妻子的感情有多好?

为了“表彰”海德里希对纳粹做出的“贡献”,也为了安慰死去孩子的妮娜,希特勒把波西米亚乡村的一处庄园赠送给了妮娜,妮娜卖掉了柏林的房子和诺恩附近的度假小屋,举家搬迁到了捷克生活,一直持续到1945年4月。这时苏联红军已经打到了捷克,妮娜只得与其他德裔难民一道逃离,回到了巴伐利亚,德国投降后,她回到老家费马因。

在战后的去纳粹化过程中,妮娜没有受到清算,五十年代,她还与西德政府打了一场官司,西德政府因为海德里希的战争罪,拒绝向妮娜支付养老金,诉讼的结果是妮娜获胜,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份养老金。

1965年,她在芬兰度假时遇到芬兰导演莫若·曼宁,二人再次一见钟情,很快就结了婚。此后她在费马因将海德里希的别墅改造成一个度假村,一直经营到1969年,度假村被一把大火焚毁,究竟是意外失火还是人为纵火,不得而知。

妮娜还写过一本回忆录,记述了她与海德里希的生活,这本书出版时名字被改成了《我与战犯的生活》,让妮娜非常不满,她不断的向多家媒体写信,为她的第一任丈夫海德里希辩护。1985年8月14日,妮娜在费马因去世,终年74岁。

本文标签: 纳粹   海德   里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