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周朝时祭祀有什么涵义?论祭祀诗反映的南北文化之四

时间:2021-07-04 09:54:39编辑:[db:作者]


(一)宗法与等级意识


周礼设计的宗法制度,由血缘基础上建构而成。无数的大宗、小宗,由个人到家庭,再延伸至国家,形成绵密的人际网络。王室举行祭祖大典,巩固血脉相连的宗法精神。《礼记·祭法》云:'设庙祧坛土单而祭之,乃为亲疏多少之数。是故王立七庙,一坛一土单,曰考庙、曰王考庙、曰皇考庙、曰显考庙、曰祖考庙,皆月祭之。'庙祧制度的安排,亲疏关系、父子之伦是主要的设立标准。周王统治的手段--分封诸侯,必须依赖等级制度的规定,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大夫三庙、士一庙、庶人祭于寝,就是一种上下有序、层级分明的表现。每举办一回祖祭,便强化一次宗法、等级意识。


(二)怀柔夏商遗裔


周人以武力夺得政权,分封夏之后于祀,殷之后于宋,自行其正朔服色。《周颂》中有不少篇章,谈到诸侯助祭典礼,如《振鹭》云:'振鹭于飞,于彼西。我客戾止,亦有斯容。在彼无恶,在此无。庶几夙夜,以永终誉。'《诗序》:'《振鹭》,二王之后来助祭也。'二王,即夏裔和殷裔。李樗《毛诗李黄集解》:'二王之后不纯臣待之,故谓之我客。'敬称为客,表示周人以客礼相待,希望政治立场上大家都能和谐。


(三)鼓舞民心努力耕作


后稷以农开国,农事耕种为国家粮食来源,因此,籍田之礼总是十分隆重。


《良耜》详细地记录耕作过程,与丰收之喜:'良耜,亻叔裁南亩,播厥百谷,实函斯活。……获之扌至扌至,积之栗栗。……杀时牡,有扌求其角。以似以续,续古之人。'《诗序》:'《良耜》,秋报社稷也。'诗中呈现一幅农人努力耕作的画面,经过一年的辛勤,秋天得到大丰收,国家举行盛大的祭典,将丰年之悦上告先祖,祈求来年农事亦能顺利。


《九歌》最高的天神为东皇太一,全诗铺叙典礼的喜悦、热闹的场景,极言祭品丰盛、乐舞多彩,神明喜乐安康。只是,福祉的具体内容并未明白说出。


《东君》,祀日神,歌咏太阳的光辉和功德。东君的形象呈阳刚之美。礻也驾着马匹纵横穹苍,散发和煦阳光,最后还道出'举长矢兮射天狼',展现日神英武风貌。《云中君》,祀云神,亦有祭雷雨神、月神之说。云在天空漂泊无定,晴雨变化,风云莫测,百姓求祷风调雨顺,以利生产。


《湘君》、《湘夫人》、《河伯》皆为水神,前两首诗歌风格特别,互相呼应,描述水神之间情感的忠诚恳挚,诗歌着重于水神等待对方的过程与心境,祭祀主旨不甚昭显。《河伯》即河神,'冲风起兮横波',点出河川惊涛巨浪的特征。大抵祭祀河川水神,不外乎求雨、驱瘟、消灾等原因(16),虽然《湘君》、《湘夫人》、《河伯》并未明说祭祀目的,但应该可在上述诸因中找到答案。

[page]




《大司命》与《少司命》各有专职,一般认为大司命主寿夭,少司命的职务说法分歧,或是主缘之神,或是子嗣神,或为灾祥之神。九州的人口众多,生死寿夭全掌握在大司命手中。祭祀大司命,求神灵赐岁,延年益寿,减低生死无常的恐惧。清代王夫之主张少司命为子嗣神,雷庆翼加以补充,司命,主宰生命,大司命支配生命长短,少司命掌握生命有无,祭拜少司命,希冀获得子孙(17)。


《山鬼》,祀山神。她'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是一个美丽的女神。全诗侧重于山鬼的感情世界,形象的高洁,与民间原型全然不同。祭祀山川神礻氏,是源流久远的习俗,古人认为高山峻岭,是百神聚集处所:'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欲少留此灵琐兮,日忽忽其将暮。'(《离骚》)县圃、灵琐在昆仑山处,蒋骥《山带阁注楚辞》曰:'《山海经》昆仑山帝之下都,面有九门,百神之所在,故曰灵琐。'屈原欲往县圃、留灵琐,为得是向天帝诉苦。祭山之祀,能得神佑,就如同得上帝群神之助。


《国殇》,赞为国捐躯的勇士。它的性质似《周颂》,以歌咏颂赞方式,安慰亡魂,也激励生者的斗志。《礼魂》是首送神曲,作为祭典最后的完结。


《九歌》中遍祀众神,所求愿望植根于现实,求子嗣、求雨水、求年寿等等,均是普遍性、共通性的需求。《九歌》求索特征,与《周颂》不尽相同。纵然《周颂》述农业的诗,也是以求丰收为主要目的;《九歌·云中君》暗喻灭秦之志,传达的心愿层次高及国家情仇,不可否认地,这些例子毕竟少数。《周颂》绝大部分是歌功颂德的祭祀诗,关怀的问题是国家政治的等级,周王祭祖,自我勉励,希求国家一切平顺,实践敬德保民。《九歌》以祀自然神礻氏为主,既然原为民歌,人民关切的问题不离自身的范围,拜山祭河,是基于满足普遍层面需求。换言之,南北祭祀目的之出入,和两方的思维运作有紧密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