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海森堡是纳粹的帮凶吗?

时间:2021-04-22 15:27:08编辑:佚名

  德国物理学家海森堡,1901年12月5日生于维尔兹堡,1976年2月1日卒于慕尼黑。1923年,在慕尼黑大学A·索末菲的指导下获博士学位,同年赴格丁根随N·玻尔研究3年。1927-1941年任莱比锡大学教授。1942-1945年任柏林威廉物理研究所所长。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任普朗克物理和天体物理研究所所长。

  1924年,海森堡到哥本哈根,在N·玻尔的指导下研究原子的行星模型。1925年解决了非谐振子的定态能量问题,提出量子力学基本概念的新解释。矩阵力学就是M·玻恩和E·P·约旦,后来又同海森堡一道在此基础上加以发展而成的。海森堡于1927年提出“不确定性”,阐明了量子力学诠释的理论局限性,对某些成对的物理变量,例如位置和动量,能量和时间等,永远是互相影响的;虽然都可以测量,但不可能同时得出精确值。“不确定性”适用于一切宏观和微观现象,但它的有效性通常只明显地表现在微观领域。1929年,他同W·E·泡利一道,曾为量子场论的建立打下基础,首先提出基本粒子中同位旋的概念。1932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海森堡曾和核裂变发现者之一O·哈恩一起,为纳粹发展核反应堆。他虽然不公开反对纳粹统治,但阻止原子武器的发展。战后在格丁根他和其他科学家18人发表公告,反对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发展核武器。着有《量子论的物理原理》、《原子核物理学》等。

  海森堡是纳粹的帮凶吗?

  海森堡曾在自传中说,1925年5月,他在哥廷根给马克斯伯尔恩当助手时,开始酝酿他的理论。当时,这位23岁的年轻科学家正患枯草热,医生建议他到赫尔戈兰岛休息两周,他就是利用这段时间完成了自己的事业。他说,那时他根本就不想睡觉,每天用1/3的时间来计算量子力学、1/3的时间攀岩,余下的时间背诵近东国家的诗集。他当时的想法,就是要让旧理论完全让位于新理论。除散步外,他一直在思考解决问题的数学方式,几天后他终于搞明白,在物理中所观察到的量应当起作用,它可取代传统理论中的量子条件。

  海森堡的理论公布之后,曾遭到纳粹的猛烈批判。当时的德国结束了其科学黄金时代,最为惨烈的是,大批犹太科学家被迫害,致使德国的科学和文化从一流下降到了五流水平,因此海森堡的理论也不断遭到攻击。纳粹把犹太人赶出德国还不算,还要对付“白色犹太人”,即“精神犹太”和同情犹太人的人,也就是像海森堡之流的名人。正如他的一名同事所说的,只要是他们不懂的东西都是犹太的东西。

  “很遗憾,当时正是物理将要取得重大突破的大好时机,可惜被政治断送了”。海森堡对此感到痛心。希特勒发动波兰战争时,命令海森堡来柏林,并要他写出核裂变可利用报告。他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写了出来,但是,他本人虽然不公开反纳粹,却反对使用原子武器。二战结束后,他积极促进和平利用核能。1957年,他和其他科学家一道极力反对德国装备核武器,受到了德国人的爱戴。

  着名的“海森堡之谜”主要指的是,海森堡本人在二次大战期间,主持纳粹德国核物理研究期间所起的作用,以及纳粹德国为什么没有利用他们当时在这方面的优势,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掌握制造原子弹的国家。

  战后,人们谴责与纳粹合作的科学家,自然针对海森堡的作用提出问题。对此,海森堡辩解说,他实际上是为纳粹在这方面的研究设置了种种障碍,才使得纳粹没有研制出原子弹。海森堡在1942年要求拨款时,也确实只要求了区区几百万当时的“帝国马克”,这对于研制原子弹简直就是开玩笑。但是,反对这样说法的人也大有人在,他们认为海森堡确实是在为纳粹服务,只是他数学和理论计算能力较差,影响了研究信心和进度。

  由于已故丹麦着名物理学家玻尔的家人,破例在互联网上公布了玻尔在1957年,写给德国着名物理学家海森堡的一封没有寄出的信,此事顿时在德国、英国和丹麦的媒体上争端又起。这起争端中不仅涉及了既是师生,又是同行的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涉及了纳粹德国在二次大战期间,研究原子弹的一些情况。

  玻尔(1885-1962)丹麦着名物理学家,1922年获得诺贝尔奖。在纳粹德国占领丹麦之后,玻尔移居美国,在美国研究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中起了巨大作用。玻尔一生还培养了许多科学家,海森堡就是其中的一位。www.gs5000.cn

  “哥本哈根之谜”是“海森堡之谜”的一部分。1941年9月,丹麦已被纳粹德国占领,但玻尔还没有离开丹麦,此时,海森堡和另外一名德国物理学家冯·魏茨泽克突然来到哥本哈根访问玻尔。直至今日,人们对这两人哥本哈根之行的动机还有争论。支持海森堡的人说,海森堡的目的是告诉玻尔,纳粹德国不会制造出原子弹,让玻尔利用他的影响使反对纳粹的国家也不研究原子弹。另一派则认为,海森堡想劝说玻尔放弃不与纳粹合作的立场,帮助研制。

  玻尔生前决定,所有未发表的信件和文章,只能在他逝世50年后才能发表。但由于有关“哥本哈根之谜”的讨论一直没有间断,他的家人决定破例公开这封信。

  玻尔在这封长达3页的信中,首先表示了对这本书中说法的“惊讶”,强调他“依然逐字地记得”海森堡的谈话。玻尔指出,海森堡当时向他表示对纳粹德国的胜利充满信心,因此人们应该放弃与纳粹不合作的立场。海森堡还对玻尔表示,他已经主持德国核研究两年了,取得了很大进展,他们一定能造出原子弹。玻尔在信中还明确表示,尽管他们之间有着师生兼朋友的情谊,当时他们二人实际上却是站在“生死搏斗”战线的两边。然而现在依然健在的,哥本哈根之行的同行者,冯·魏茨泽克对记者说,“玻尔在记忆上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看来,有关“海森堡之谜”及“哥本哈根之谜”的争论还会继续下去。

本文标签: 纳粹   海森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