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揭秘国会纵火案之谜

时间:2021-01-20 04:25:01编辑:未知

揭秘国会纵火案之谜

  1933年2月27日,喧闹了一天的柏林渐渐安静下来,纳粹政府的高官们也开始了自己的夜生活:希特勒来到了戈培尔家做客,副总理冯·巴本正出席欢迎总统兴登堡的晚宴,赫尔曼·戈林则还在自己的办公室中加班……就在此时,德国国会大厦里突然燃起了熊熊的烈火,而在这场大火之后,纳粹党彻底地控制了整个德国,将世界带入了一个血腥黑暗的时代。

  祸起火灾

  1933年2月27日夜里,柏林市的共和广场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十几辆警火车呼啸而过,目标直指广场附近的帝国国会大厦。这时的国会大厦已经是浓烟滚滚,凶猛的火舌不断从俾斯麦厅和议会大厅的窗口蹿出。虽然人高马大的消防员全力救火,高压水枪也不断地将水打入大厦之中,但大火还是燃烧了将近两个钟头,国会大厦的圆顶被烧毁,议会大厅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就在人们忙着灭火的同时,“闻讯赶来”的警察也“凑巧”在现场抓住了一个名叫卢贝的纵火者,还从他的身上搜出了一些共产党传单和一本荷兰护照。紧接着,国会议长戈林赶到了现场,当警察向他报告完“纵火者可能是荷兰籍的共产党员”后,议长先生表现得兴奋无比,他跳着脚地大骂道:“这是共产党反对新政府的暴行,是时候让他们彻底地闭嘴了!”10时20分,希特勒和戈培尔也赶到了现场,双眼放光的戈林向他们简单介绍了情况。狡猾的希特勒感觉到这是一个排除异己,打击左翼力量的“良机”,这位总理大叫道:“这是上天保佑德国,历史上的伟大转折即将到来了!诸位,你们马上就会看到的。”

  希特勒嘴上喊着“上天保佑德国”,其实他心里喊的却是“上天保佑纳粹党”。在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宣誓就职总理之时,他就面临一个重大的“难题”:纳粹党虽然是议会第一大党,但在内阁中只有两名部长来自纳粹党,其余的部长全部被其他政党瓜分,而国家的柱石——国防军还是总统兴登堡的“御用武装”。希特勒要想在短时间内独揽大权,就必须利用宪法中“如果面临某些突然事件,总理在获得国会三分之二的支持后,可以在一定期限内掌握国家大权”的规定。现在国会大厦被人烧成了“破壁炉”,纵火者还可能是共产党党员,这不正是他渴望的机会吗?

  2月28日,也就是纵火案发生后的第二天,希特勒促使总统兴登堡签署了“保护人民和国家法”,这个法令赋予了政府任意逮捕公民的权力。拿到了这把上方宝剑,纳粹党徒倾巢出动,按照早已拟定好的名单大肆逮捕自己的“政敌”。在这个疯狂的搜捕行动中,大约有2.5万人被逮捕,德国共产党主席恩斯特·台尔曼,共产国际西欧局领导,保加利亚共产党主席季米特洛夫相继落入魔爪。除了德国共产党外,社会民主党,反纳粹人士和各自由主义者也遭到了逮捕和扣押,工会组织被取缔,除纳粹党的机关报外,其他报刊一律停刊。当时德国的电台里都是希特勒和戈培尔咆哮的声音,装饰着字旗的街道上,冲锋队员列队而过的皮靴声不断响起,整个国家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之中。

  就在希特勒打击异己,暴力夺权的同时,一场荒诞的“国会纵火案”大审判也在莱比锡举行了。9月21日,在德国最高法院刑事法庭的“主持”下,纵火者卢贝与另外四名被告——最后一个离开国会大厦的德国共产党议员托格勒、三名保加利亚共产党员季米特洛夫、泰涅夫与波波夫一同出庭受审。其实在莱比锡审判之前,在德国境外特别是在伦敦和巴黎出现了许多声援季米特洛夫等人的游行与集会,一些外国报刊还登载了质疑国会纵火案真相的文章。为了给世人塑造一个“公平审判”的形象,纳粹党特意“邀请”了82名记者旁听审判,还在法庭附近特设了一个邮电局,以方便记者发稿,甚至还将广播设备搬进了法庭进行现场直播。“机关算尽太聪明”的纳粹政府没想到自己的行为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在审判的过程,卢贝坚决表示自己并不是共产党员,还否认认识另外四名被告,坚称自己放火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指使。自行辩护的季米特洛夫也在法庭慷慨陈词,他在第一天出场时就明确指出:“我是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正因为如此,我不是一个恐怖主义冒险家,不是阴谋家,不是所谓的政变组织者,更不是纵火者”眼看自己在审判中占不到任何便宜,议长戈林先生也粉墨登场,作为证人出席审判。可面对季米特洛夫的机智质疑和铁一般的事实,议长先生屡屡失态,居然大声咆哮地说:“滚出去,你这个浑蛋!”和纳粹党人的可笑表现不同,季米特洛夫在法庭上始终表现出了一种“以令人佩服的大气态度”,一些记者称他为“可敬的智者”。随着审判的进行,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感觉到这场审判是“充满了矛盾、混乱和谎言的大杂烩”。

  幕后真相

  莱比锡的审判进行了3个月,纳粹党最终也未能达到往共产党身上泼污水的目的。12月23日,法庭宣布托格勒、季米特洛夫、波波夫、泰涅夫无罪,而被告卢贝则犯有叛逆罪和纵火罪,判处死刑。1934年1月7日,卢贝在莱比锡被执行绞刑。至此,莱比锡审判总算是暂时得以了结。然而事情到这时并没有结束,英国的一家报纸在审判期间刊载了一篇名为《国会纵火案真相》的文章,作者是德国的某位神秘人士。文章认为是纳粹党策划了国会纵火案,而直接的指挥者就是戈林与戈培尔。文章认为是纳粹党在唆使卢贝在国会大厦放火的同时,派出冲锋队的成员通过戈林的住所下秘密通道进入了国会大厦,然后洒上汽油之后,点好火再按原路返回,否则国会大厦的大火绝对不会燃烧两小时而无法扑灭。这篇文章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二战结束后,盟国在纽伦堡进行了战犯审判,不少纳粹高官的证言更是让人们接近了历史的真相。当时曾在普鲁士内政部供职的吉斯维乌斯就作证说:“最初想到放火烧国会的是戈培尔。”曾任秘密警察头子的鲁道夫·狄尔斯也在供词中说道:“戈林事先肯定知道火起的时间,因为他在起火之前就命令我准备好一批需要逮捕的名单。”曾任德军参谋总长的哈尔德将军更是回忆说:“在1942年的一次宴会上,戈林曾经说真正了解国会大厦的就是他自己,因为是他放火烧掉了国会!”1968年,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成立了一个调查组织,这个组织用大量的史料和确凿的证据证明“国会纵火案”是纳粹党所为。1979年,卢贝的哥哥向联邦德国最高法院提请重新审理纵火案。1980年12月,联邦德国最高法院正式宣布当时对卢贝的判决无效。至此,国会纵火案的真相总算是大白于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