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晚清最奇葩奏折:请皇上派我去俄国皇宫痛哭一场

时间:2022-01-22 20:57:05编辑:佚名

晚清时代,中国之所以屡屡在中外交涉中吃亏,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当政者不懂近代化的外交。

按说鸦片战争一声炮响,应该能够惊醒还在中世纪徘徊的清廷,促使其睁眼看世界,主动积极地融入近代化的国际关系之中。孰料朝中衮衮诸公,对此犹豫迟疑,走走停停,乃至到了第一次鸦片战争五十年之后,在处理中外关系的战略和战术方面进步甚微。

1897年11月,德国借口两名传教士在山东被杀,派军队强占胶州湾。沙俄又以“帮助中国摆脱德国人”为由,于同年12月14日派舰队驶入旅顺口。此后,沙俄欲强行租占旅顺、大连,使出种种手段压迫清廷。

晚清最奇葩奏折:请皇上派我去俄国皇宫痛哭一场

谢缵泰1898年创作的《时局图》,揭示中国面临的被列强瓜分豆剖的严重危机。图中的虎代表英国,熊代表俄国,肠代表德国,蛙代表法国,太阳代表日本,鹰代表美国。

当时朝野上下呼吁拒绝俄国索求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在这股声浪中,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三月初五,有一位御史上奏朝廷,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别出心裁的“拒俄”招数。

这位御史名文悌(1848-?),字仲恭,满洲正黄旗人。他在奏折中说:

惟有叩肯我皇上,格外天恩,暂缓割地,特派奴才持国书赴俄国,面见俄国君臣,辩论此事。奴才当痛哭流涕,效法申胥,九日不食,竭诚相感。倘俄国君臣,翻然不索两岛,是则皇上之威灵,天下之幸事,奴才归覆主命。若外国固执不能解免,则奴才立即自尽,效法鲁连,蹈海而死,使欧洲各国知中国兵虽不强,臣节尚固,士气尚壮,或当少戢其锋。

文御史简直是个活宝,一句话总结其外交策略,即:“一哭二闹三上吊”。

一哭:春秋时代,吴灭楚,楚国大夫申包胥向秦哀公求兵,哀公不许,申便在咸阳城墙外痛哭七天七夜,最终打动秦国君臣,哀公发战车五百乘,遣大夫子满、子虎救楚。文悌打算效法“哭秦庭”的典故,在俄国君臣面前哀泣,以求用道德力量感化对方。

二闹:在哭的基础上加码,绝食九天,逼迫俄国让步。

三上吊:此处“上吊”泛指自杀,文悌具体的死法是蹈海。战国时期秦欲灭赵,齐国人鲁仲连助赵抗秦,称:如果秦统一天下,绝不愿做秦之民,我将赴东海而死。文悌欲在中俄交涉中表现出类似“义不帝秦”的气节。

晚清最奇葩奏折:请皇上派我去俄国皇宫痛哭一场

漫画:列强瓜分中国。

文悌的提议说明他的外交观念尚停留在春秋战国时代(有学者认为文悌奏折由康有为代笔)。你能想象一位中国外交特使在俄国皇宫内痛哭流涕,哀求对方高抬贵手、莫占我土的情景吗?此举必然会成为国际大笑话,必然会成为全球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

文悌上奏的当天,光绪帝同意租让旅大,对文悌的奏折下旨“存”,未做任何处理。

租让旅大是大清之耻,文悌此次毛遂自荐不也是大清之耻吗?连基本的外交礼仪都不顾,谈何维护国权?

文悌的外交水平在当时很有代表性。不仅守旧大臣如此,就连被认为是比较开明的改革派,其外交水平也就这个怂样。

康有为,大名鼎鼎的新派人物,在甲午中日战争后列强瓜分中国的狂潮中,表现比较活跃,经常通过代奏、为御史代笔等方式向朝廷建言献策。

针对德、俄的进逼,康有为的主张是“坚拒勿许”,“不允画押,听其来攻,徐待英、日之解难”,亦即与英国和日本结盟,抵制德、俄对中国的敲诈。康认为英俄、日俄、英德之间存在严重利益冲突,英日必然愿意借此机会助我抗击德、俄。

孰不知,这只是康有为的一厢情愿,列强之间虽有纷争,但在瓜分中国方面,彼此暗中勾结、互相妥协,根本没有决裂、乃至开战的可能。踵继德、俄之后,英、日分别向清廷提出了占领土地、划分势力范围的要求,并一一如愿。

康有为的策略仍然是春秋战国延续下来的“合纵连横”、“以夷制夷”之术,其中自以为是、凭空想象的成分远远多于他对国际关系、各国利益关切点的正确认知。

1898年前后,清朝开展“自强”、“求富”的“洋务运动”已有40年,但是朝中大部分官员到死都不愿意主动了解、研究国际局势,甚至还流行着以结交外人为耻的观念。“天朝中心主义”害死人,实在可悲可叹!

参考资料:茅海建《从甲午到戊戌》、郑翠斌《清末政治漩涡中的御史(1894-1911)》

“小历史”关注众所周知的历史大事件中被忽略、被遮蔽的细节。更多精彩内容请添加微信公众号“小历史”(microhistory)。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