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中国戏曲悲剧与西方戏曲悲剧的区别

时间:2020-05-26 07:35:39编辑:打哈欠的大狮子

中国悲剧与西方悲剧,在大多数人看来,还是有本质的区别,那么今天就让小编来和大家深入的讲讲。

传统的中国悲剧似乎极好以大团圆为结尾,将民族悲剧精神淡化:本来走投无路、穷困潦倒的读书人一定到后来高中入仕,金榜题名,洞房花烛;那些注定要陷入悲剧的才子佳人在经历磨难之后,困顿阻拦即刻消失,皆大欢喜;忠良仁义之士蒙冤受屈,活着的时候不能伸冤,死后在阴曹地府也要报仇雪恨,惩治奸佞小人,等等等等。虽然也揭示了人生的悲剧与危机,但它一揭示就要开始转化了,一定由悲到喜,让一个好的结果来收场,再也就要做出不切实际、自我欺骗式的梦幻和幻想来了。

这样一来就大大削弱了原来的悲剧气豪,但并没有改变其悲剧的性质。如关汉卿的悲剧作品《窦娥冤》,在张驴儿父子和和桃杌太守的压迫下生前无法反抗,终被害死,可是她的鬼魂却又几次三番跑出来。最终让他的父亲窦天章为她伸冤昭雪,惩治了恶人。

又如中国经典悲剧《梁祝》,更可以说本来一悲到底,双双为爱情身殒,可中国式的悲剧又发挥了作用,要死后化作一对蝴蝶,相依相恋,永不分离。这也是生前办不到的事寄由无来由的幻想发生的效应。而西方悲剧则较之大为不同,他们在人物做出巨大努力和斗争之后忽然要走向灭亡,使剧中人物得到人们的崇敬、同情、悲怜,加重悲剧色彩。

如同出自莎士比亚笔下的《奥赛罗》和《哈姆雷特》,都是英雄式的人物,却最终逃不过被毁灭即死亡的命运,虽然从悲剧意义上讲更合情合理,但我个人认为也似乎有些过分而为了。可以这样说,中国悲剧与西方悲剧似乎是走到了两个不同的极端,或许这就是中西方悲剧的各自特色,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都深化了悲剧的核心主义,因此它们都显得各具特色,各有千秋吧。

再从产生悲剧的原因上来看,中国悲剧中的悲剧人物,可以这么说,首先都是具备了完美无缺的道德,他们都是由于不忍看到别人受苦才让自己陷入苦难和悲惨的境地。

还是以《窦娥冤》为例,在丈夫死了之后,他对婆婆尽心侍奉,非常体贴,婆婆外出索债回来晚了,他在家里就非常担心,婆婆刚回到家里就赶紧问吃饭了没有;见婆婆流泪,就慌忙迎接问候,打挺原由,当婆婆要屈从张驴儿的胁迫时,她强烈反对,出言尖刻,含讥带讽。在生活原则上毫不妥协,但几次三番却说为婆婆忧、替婆婆愁,对婆婆是十分关切的。

那么,在这样一个精神道德无限崇高的人物身上,发生悲剧的原因就是恶势力过于强大,悲剧人物的抵抗显得微不足道,只能听任蹂躏,从某种角度上讲,中国式的悲剧人物都是具有正义和无辜的性质,具有弱小善良的正面素质,是些性格无缺陷的正面人物,他们的悲剧结局不是由性格的缺陷导致的,那么在这种恶势力过于强大和凶残,而悲剧人物又缺乏抗争精神或者说冲突的尖锐性不明显、冲突双方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中国悲剧往往就成了以强凌弱、以恶欺善的局面,基本上中国式悲剧人物少有崇高而多伤痛、悲哀之情,而西方悲剧往往是英雄式的悲剧,双方势均力敌、旗鼓相当,抗争可以相对峙、相争斗全力拼搏,一决胜负,造成剧中人物悲剧的关键是他们自己的错误。

如《奥赛罗》中,军官奥赛罗本来家庭事业均和谐美满,在战场上屡建奇功令人们崇拜敬仰不已,又赢得美貌温柔、活泼开朗、多才多艺的年轻女郎苔丝狄蒙娜的芳心并结为夫妻这是经典的西式悲剧人物命运,接着境况便急转直下了,一连串的阴谋计划,奥赛罗丝毫没有察觉反而一步步深陷卑鄙小人伊阿古的陷阱之中无法自拔,以致最终悲剧的发生。而回头看悲剧是怎么一步步渐渐酿成的,不难发现,奥赛罗犯了几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一是轻信他人,对于伊阿古的为人,奥赛罗就算不清楚他的卑劣阴谋,也不至于就百分百坚信他的“忠诚正直”,他抛弃了他妻子的坚贞的爱情信仰,同时也抛弃了作为一个朋友应尽的友谊。二是自己不求证,反倒听信一家之言。

自始至终它都受到了伊阿古的蛊惑,所有他所听见和看见的事物都是在伊阿古安排下进行的,甚至旁白和解说都只有伊阿古一人为之,慢慢往伊阿古精心设计的陷阱里越陷越深而不自知。三就是不听取他人的意见,固执己见,甚至在他杀死爱妻之前也是嫉妒的烈火焚烧了理智,没有留下一丁点让妻子伸冤辩白的机会,而之前他虽有所怀疑,将伊阿古的妻子叫来问话,可是那也只是一场形式,他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理智,他并没有听进或接受伊阿古妻子的意见,反而仍坚信他妻子是不贞洁的。这一系列的错误终将铸就人物灭亡的悲剧。

这样看来似乎不难看出中国悲剧与西方悲剧存在的巨大分歧,但也不是没有交集。两种悲剧有着不同的发展趋势,不同的风格,导致中西悲剧人物虽然都是悲剧人物,在相同中却有着很多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