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萧定权和阿宝的第一次什么时候

时间:2021-03-24 18:53:08编辑:佚名

《鹤唳华亭》讲述了一个震撼人心的悲剧故事,男主萧定权和女主顾阿宝虽然相互喜欢,但他们却注定不可能在一起。在原著中萧定权和阿宝有过一段短暂的幸福时光,但随着萧定权的处境越来越危机,他的疑心也变得越来越重,阿宝直到最后都没有告诉他自己的真正身份,或许是想帮他分担一点吧。不过阿宝还是为萧定权生下了一个孩子,算是他们俩仅有的一份寄托。

萧定权和阿宝的第一次什么时候?他们两人圆房了吗?

萧定权和阿宝的第一次什么时候?

《鹤唳华亭》原著小说中,萧定权和阿宝是在第76章同房。萧定权回过神来,冷笑道:“这是我的东宫,我想去哪里,不想去哪里,我想恩幸谁,不想恩幸谁,还轮不上你来指点。”阿宝并不介意他刻意的恶意,点点头笑道:“倒也是恩,倒也是幸,只是到头来,何以都全变成了报应?”萧定权再次捉住了她的臂膊,狠狠将她推在榻上,帷幄扯落,枕屏打翻,金钗玉簪相撞,丁董有声,欲堕未堕。

她摔在枕屏上,头晕眼花,却没有反抗,二人在锦绣战场的废墟间相对相视,一方低语道:“你是真不想活了。——为什么一个个,定要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她半晌平定了喘息,失力的笑笑:“我记得很多年以前,有人说过,只想听人家心里话。”他叹息:“早不同了。”

适才一番纠缠,二人皆已鬓散衣乱,泪痕阑干的太子妃静立静看了片刻,前行两步,忽而扬手一掌狠狠批在了阿宝面颊上,高声怒斥道:“皇孙事不但是殿下家事,更是天家事天下事。你怎敢于国丧间狐媚惑主,阻碍主君行动判断,累主君落下上不孝下不慈之恶名?”

萧定权和阿宝的第一次什么时候?他们两人圆房了吗?

她没有再看二人,也没有再说什么,就此转身离去。阁中时空仿佛凝滞,良久阿宝的唇边方浮上了一抹淡淡笑意,道:“妾得罪殿下了,亦请殿下移玉。”

孝端皇后国丧尚未过,他与妃嫔同寝,被朝廷知道,是可以引发废立的大罪。但是他还是拉下了她肩头的衣衫,低头吻了下去,他的双唇如烙铁,打在她身上,炽热无垠,痛苦无垠,这折磨使她遍体鳞伤。

她的目光尚冰冷,他的呼吸却渐渐沉重,这或者就是女子和男子根本的不同——她们必需情意,而他们并非必需。他突然抬起了头,捧住她的脸,目光灼灼,如炙红烙铁的两簇火焰。他像一个想起了什么新鲜游戏的孩童,兴奋与自己的玩伴商量:“给我生一个世子吧,长得就和我一模一样。”

萧定权和阿宝的第一次什么时候?他们两人圆房了吗?

萧定权和阿宝圆房了吗?

在此时,没有什么言语能够比这一句更伤透她的心,没有什么言语更能彰显他潦草苦难下的自私与凉薄。她依旧定定望住他,用掌心抚平他凌乱的鬓角,试探着询问道:“殿下,难道殿下和他们说的一样,真的毫无心肝?”

定权嘴角上翘,笑容得意,修长的手指珍爱的抚触过她的双眼。他另一只手按在了她赤裸的胸口,适才他嘴唇盘桓的温柔的地方,他的声色一样温柔如水:“阿宝啊,他们谁都可以这么说,唯独你没有资格。一个自己也没有心肝的人有什么资格来评断我。”

他一双青色的眼睛呆呆望着她一双青色的眼睛。

萧定权和阿宝的第一次什么时候?他们两人圆房了吗?

那不过是他的眼泪,直直跌落入了她的眼中。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泪水,从她的一双眼中流出。

他如此手足无措,如一个谎话被揭穿,怕遭惩罚的孩童。

也没有一个神情能更伤透她的心,阿宝闭上了眼睛,属于他的眼泪尽数流空。

她再睁开眼时,他已经离去。

结局是萧定权选择了在牢狱中自尽,阿宝煎熬了没有他的六个月后,阿宝诞下小世子,便也追随着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