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一位高级大师学习八字算命的概念

时间:2021-04-13 03:59:15编辑:网络

自开这个公众号以来,常被人私下问到:力总你是怎样学会这些理论与技能的?我也能快速入门吗?有没有推荐的参考书呢?

其实,我一般不太敢随意给人推荐教材,尤其是入门书。每个人的文化基础不一样,任何学习的经验,都很难复制。推荐的不好,就变成「误导」。

深研传统文化 N 年,越来越发现,所谓易经、命理这些学问,因其特殊的历史演变过程,早已并非一门显学,而是缺乏行业标准,甚至分成很多的流派,每家都有不同的说法——即便古代的几部经典,也都常常对部分关键概念各执一词。

真要读的话,你必须从汉代开始,继而唐、宋、元、明、清,直至近代民国,再消化现代陆、港、台有关畅销书,才能逐渐拼凑出一个全貌。而因为这些知识的碎片化、模糊化乃至部分失传,基本上市面所有的教材、辞典或抄本,也都各有其偏颇或缺憾之处。因为有这个认知,非要我挑一本所谓「入门书」,反而比较难了。

我的建议,是如果真心想学,不妨从任意一本手头能找到的教材开始,然后再接着看第二本、第三本……这样十本、二十本啃下来,自然会有很多客观的比较,在多角度的综合映衬下,很快就能有自己的吸收和判断。

而除此之外,我亦有 4 点学习「理念」,特意在本篇分享给大家。这 4 条经验,是我在过去十多年中,综合研习易学、电脑科学、经济、社会、文化、艺术等多个交叉领域的一个提炼和总结,属于「方法论」的层面。其实比「途径」更重要的,应是「方法」。

一个资深大师学习八字算命的理念

这 4 条即是——

众而不群。

学而不信。

用而不迷。

忘而不失。

先说第一点。

众而不群

每个人都有从众心理。当出现第一个人说某本书好,接着出现第二个人、第三个人表示赞同,就立马带起一股成百上千、甚至成千上万人交口夸赞的「风潮」。于是,「畅销书」应运而生。

但这第二个人、第三个人,可能未必真的看过、看透这本书。有时,他们只是为了照顾这第一个人的面子。结果,因为这个面子,竟招来成百上千、成千上万人的拥簇,最后大家都骑虎难下,不得不努力维系这个共同的「面子」……

事实上,很多曾经洛阳纸贵的「畅销书」,比如《XX 决定成败》、《没有任何 XX》等等,后来都被指出是大陆书商假托洋人之名而作的伪书。不过,尽管被指出来了,这些伪书的心灵鸡汤也还是能流传久远,至今还有很多人深受影响……这是在「心理励志」与「管理学」的领域。而在任何垂直行业里面,当然也包括易学、命理,各种「大师」、「畅销书」与「培训班」又是何其多!

良币不是没有,然而劣币实在太多。

我们说学习要「众而不群」,就是得警惕这种「畅销书」式的泡沫——越畅销、越扎堆的反而越要警惕——从而保持自己独立的思考。

「众」,即大众,始终与社会主流意识接轨,才能不跑偏;「不群」,则是不群、不党,不专从于某一个群体、观念、流派,才能保持头脑清醒,不被带节奏。

所以,我们从来不属于、也不推荐什么流派,亦不视任何书籍、读本为金科玉律。每当有人要评价同行,我们也从来不参与。

甲子研究院是一个公司、机构,是为大家服务的,并非什么「流派」。力总也是一个 CEO,并非什么「大师」。我们不建群、不结社、不搞培训班,都是这个理由。

但你若说我是一个好作家、好程序员,我愿意(笑)。

学而不信

学而不信,就是学习了,但不全信、不盲从。尤其是对传统文化而言,比如易学、命理,要充分考虑到这些作者,在写书的时候必然受制于其时代的「局限性」。而我们要根据当今的社会现状,来提供更加合理的筛选、判断,方能取其精华。

比如「桃花」这一个指标。在很多古书里,女命带桃花都是淫糜之象,往往被说成是娼妓命或交际花。这当然代表了封建社会,当时的社会充满对女性的歧视与偏见。但你读到这里,要意识到:今天的世界已与古代封建社会有极大的不同——人类早已文明开化,价值观愈来愈开放,女性也早已不再是男性的附庸(甚至还出现了 metoo 之类)。命带桃花,在如今也只能算作相对多情,能助异性缘,有利才艺、社交。不能片面地就说这个人淫糜、乱搞。所以,即便「桃花」在一些古书里被列为不好的缺点,甚至被称为「败星」(尤其是女命),但在今天却反倒成为很多人生活、事业上的吉神,尤其在文化、娱乐行业则更是必要的配置。

再比如八字四柱对家庭关系的定位——「父母」到底对应年柱还是月柱?如果你看古代的一些书,会发现他们认为年柱代表祖上、月柱代表父母兼兄弟姐妹。但是再看近代、当代的一些教材,又会有种说法是年柱代表父母兼祖上,而月柱仅代表兄弟姐妹。到底该信哪一个呢?其实,你综合比较后,就发现这恰是社会正常的流变——所谓四柱,即年、月、日、时,它反应的其实是一个从宏观到微观的「圈层」结构。年最大、月次之,日代表你自己,时是更加精微的内在(亦指后代)。那么在古代封建社会,家庭大多四世同堂,很多人的一生也就被局限在这个四世同堂里面——那时的年、月柱,自然就对应了隔代亲属(祖上)与直系亲属(父母、兄弟)的圈层,符合当时的社会现状。但是到了现代就不一样了——因为社会的进化,很多人从小就不再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甚至跟父母也有代沟。那么当下时代的生活圈层,就早已不再是所谓的四世同堂,而是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独立的空间,此时的年、月柱之取象,也就渐渐演化成了年柱为父母、月柱仅代表兄弟姐妹(兼:同学、同事)等等。

举上面这两个例子,旨在说明:学任何一样东西,都不要盲目照单全收,而是要根据自己所在环境的现状,去灵活解析、运用。必要的时候,甚至还要有一点「疑古」的精神,才能不断进步。

用而不迷

命运是很有意思的学问。

轻点看,它是一种民俗文化,甚至带有些娱乐的性质。重点看,它又的确扮演着执掌生衰兴亡的时间周期,在某些场合能够一两拨动千斤,甚至变成输赢的关键……

刚入此道,往往就有一种心理上的狂喜——就像孔子先生晚年读到易经,韦编三绝,笑说五十知天命……而在涉猎还不够多的时候,常有人因此而自大,觉得掌握了世间最重要的一个秘密,就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结果,占卜、算命干脆越俎代庖,竟成为他为人处世,唯一仰赖的价值体系,那就变得喧宾夺主了,甚至变成「迷信」。

需知——手握锤子的人,最怕就是把周遭一切事物都看成钉子,那样格局就小太多!

所谓「用而不迷」,就是当我们掌握了某项技术,虽然要合理地运用,获取它的价值,但也不要因此而迷信,妄图靠这一个技术,就能解决一切具体的问题。

这就像牛顿定律,虽然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之一,但它也不是适用于普通物理以外的所有问题。你不能用它来收获爱情,也没法用它来推算经济周期。

命理也是一样。虽然它可以帮人更有效率地收获爱情,也能推算一定的经济周期,但它也不是万能的。

命理能指导你安排恋爱的最佳周期,但并不能让你秒变成一个白马王子或者绝世公主。恋爱中需要的大多数重要素质,比如仪表、风度、谈吐、修养、内涵……都需要你在参悟命理之外,经过多年积累、心中有所沉淀才能修炼成功。

命理能指导你获取财富的机会点,但也并不能让你直接拥有赚钱的技能。工作、事业上的发展,更是需要你自身刻苦的努力作为依托,才能在好运来临时,真心接的住;而衰运来临时,比常人更抗打。如果空有富贵命,但是自己不甚努力,最多也只有小成(养尊处优罢了),而不能成大器。

所以说,关注命运,但不要迷信命运。把它当成一种天气预报就好了——天气预报很重要,但你不会迷信它对不对?不要因为雨天就不出门,带伞就好了呀。也不要因为晴天就睡懒觉,这世界上就怕比你命好的人比你更努力——而你聪不聪明,就看你的决定了。

忘而不失

最后一点是「忘而不失」。忘记招式、套路,但不失本心,才能达到一个成熟的高手境界。这就像金庸小说里的独孤九剑,所谓「无招胜有招」。亦如同禅宗里曾有人提倡的,开悟之后甚至要把佛像、经书都烧掉……忘记所学,方可有用。

学电脑的时候,最普遍的问题是「该学什么编程语言」?其实,这是一个很典型的初学者问题。而对于一个真正的高手来说,无论你用 C、Java、Python……其基本的语法规则、数据结构都是大体相通的,因为电脑本身遵循图灵机的范式。你只要一门通,基础扎实,其他门类都可以快速上手、融会贯通。

易学、命理也是一样。

古人为生辰八字定出「格局」的概念,其实就是把一百多万种八字分门别类,得出一些通用型的结论,方便「套路」。比如,以月令定格局就是最初阶的看法——月令是属火的财星,即可直接断为属火的财格——这种看法,当然是一种「方便法门」,也的确有其成功的概率。但是在实战环节中,却发现仍有不少例外的情况:比如月令虽然是财星,但是并未透干,反而其克星天透地藏,那就不能断为财格,而是变成属水的建禄格或羊刃格……

理论与实战,往往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也因此,在命理的实战环节中,常常是需要「活看」,根据不同的具体情况灵活应对。而应对多了,也就自然会衍生出一些新的规律、观点,甚至是相较于古人的超越、进化。

而事实上,命理学自身的发展也是经历了不断的颠覆、再创造。唐代李虚中时期,八字是以年干为身主,重在纳音;而到宋代徐子平创新之后,就变成日干为身主,改用正五行(逐渐弃用纳音)。再后来,又出现了格局、调候等全新的理论,不断深化、发展。如果这些先贤们不是勇于创新,而是拘泥于他们眼中的古人,那任何学科也没有办法发扬光大,更遑论生生不息。

21 世纪,电脑科学与互联网大行其道,人工智能成为红到发紫的新概念。无论是制造、交通、管理、教育……每一个行业都在被 AI 影响、赋能,从而在崭新的竞争环境中,绽放出别样的活力。

而故纸堆里的「命理学」,虽有一千多年的演进,却仍然处于一个古老、怀旧的状态,就跟「中医」一样缺乏进步。而后者因为长期的不思进取、老气横秋,已沦落到经常被某些舆论质疑,甚至被说成「伪科学」。

怎样让昔日的明珠重放异彩,继而焕发全新的生机?对于「易经」与「命理学」的研究者、爱好者来说,这都是一个值得深深思考的题目。

如何将「易经」、「命理学」与当代的数学、经济学与社会文化结合,让年轻人也感兴趣、获得应用的价值,继而重新定义「周期」与「命运」?或许,我们既应有所继承,也要有所扬弃,才能轻装上阵,去开拓更多的可能性……

众而不群。

学而不信。

用而不迷。

忘而不失。

于是,深研 N 年之后,这样的「理念」,我就分享给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