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历史网!

李克农单刀直入劝张学良“逼蒋抗日”内幕

时间:2021-02-27 11:31:03编辑:未知

  他是中共的“特工之王”,

  他是被授予上将军衔的52名将军中唯一一个没有领过兵、打过仗的将军。

  他就是做特务工作比戴笠还强,被周恩来誉为“龙潭三杰”之一的李克农将军。

  将军曾单刀直入劝说张学良的“逼蒋抗日”。

  李克农单刀直入劝张学良“逼蒋抗日”内幕

  西安事变前,钱江、伍修权、李克农和井茂然在保安

  1935年11月下旬,红一方面军在毛泽东、周恩来和彭德怀的指挥下,在陕北消灭了国民党东北军3个师,并且生俘东北军第六一九团团长、张学良的得意门徒高福源。高福源被俘后,红军根据中央优待俘虏的政策,给他治伤,生活上加倍照顾,还经常给他讲红军北上抗日,打回东北去,收复失地,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道理。在红军政治思想工作的影响下,高福源主动要求放他回去,宣传红军抗日的主张,说服张学良和红军联合抗日。他向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李克农谈了这个想法。李克农把高福源的想法和请求及时报告周恩来。周恩来即同意高福源的想法和请求,特意指示李克农,要高福源在苏区多住几天,多看看,多听听,回去之后多讲红军联合一切抗日力量、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主张。

  1936年1月初,高福源离开瓦窑堡回到洛川后,向张学良面报了他这几个月在苏区听到的、见到的情况和红军抗日救国主张。他们谈了一个整夜。最后,张学良痛快地说:“你谈得很好,我基本上同意你的意见。你休息一两天就赶快回去,请红军方面派一位正式代表来,我们正式商谈一下。”16日,高福源回到瓦窑堡,要求红军派代表去谈判。中共中央随即决定派李克农去洛川同张学良谈判。20日,李克农同张学良进行了3小时商谈。张表示愿为成立国防政府奔走。

  2月初,中共中央再次派李克农前往谈判。李克农临行前,周恩来找他布置去洛川的任务,叮嘱道:“这次谈判成功的可能性大,不成功的可能性小。但有一定的危险,你们要有思想准备。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你们无论如何不能谈崩,一定要谈好。”

  红军的东征,按原计划在2月20日由毛泽东率领进入山西。25日,李克农到洛川,先同东北军第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谈判,达成5项局部性的口头协定。3月4日,张学良到洛川。他穿的是一身中式便装,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手拄文明棍。李克农一见他这身打扮,不禁笑了起来:“张将军你这是解甲从商?”

  “我是来做大买卖的。”张学良顺茬开起玩笑。李克农笑着反问:“是零售还是整销?”张学良高声笑道:“当然是整销!”两人朗声大笑。

  他言下之意,红军与六十七军达成的口头协定,他已经知晓,完全同意。但那只是局部的,他要进行一揽子全面交易。

  李克农意会了,也完全同意,就诙谐地说:“张将军解甲从‘商’了。”

  “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张学良突然问李克农。可能他从有关方面打听过李克农的经历,心存疑虑。

  “红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这是李克农此行的公开身份。

  “组织部是对付敌人的吗?”张学良又问。

  “不是。”

  “你到我这儿来,毛先生知道吗?”

  “我正是奉他的命令来的。”

  “好!”张学良一拍椅子扶手,站起身来,踱着方步,边走边说:“那就请解答几个问题:(1)你们红军是不是真抗日?是一个幌子呢,还是真的?(2)红军内部是不是团结?(3)你们说是抗日的,为什么一定要反对蒋介石?”

  李克农心里清楚,红军代表应以诚待人,但面对骄傲的张少帅,也要有一定的“斗争”。于是他说:“红军当然是抗日的,不是为了抗日,何必二万五千里长征到此?至于第二个问题:红军是团结的。的确有些争论。你晓得,张国焘跟我们已经分了家。这是我们党内的斗争,你张先生不是共产党员,不可能体会。”李克农知道张学良是暗指张国焘分裂,表明红军不团结,就主动挑明了谈。张学良点点头,表明理解李克农的回答。

  “抗日为什么要反对蒋介石呢?”李克农接着说,“就是因为他不抗日嘛!凡是抗日的我们就团结,这是我们的方针。”

  对这个解释,张学良不同意,因为天快黑了,张学良请李克农先吃晚饭再说。

  吃完饭继续会谈。张学良问:“我不知道李先生能不能负责?要能负责,再谈下去。”看来,张学良对李克农在共产党内的作用有多大不摸底。

  “当然能负责。如果我不能负责,早就声明了。既然派我来,我就是代表。”李克农回答得很干脆。

  “那么,我要问一问,你们红军能不能放下武器,接受政府的改编?”张学良并不是老粗,在谈判中还要设陷阱。

  李克农马上断然回答:“张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投降代表,是谈判代表!这一点你可不要弄错了!”说完,他立起身就往外走。

  张学良连忙起身相拦,说:“不要走!不要走!谈下去!”接着他又亮出一手,指着地图说:“能不能把瓦窑堡让给我?”

  李克农立刻说:“如果副司令要此地,为什么不多要一些地方?我们共同抗日,收复失地不好吗?”后来达成的协议中有此一项:1936年6月红军让出瓦窑堡,中共中央机关搬迁到保安。红军体谅东北军的处境,退让一下,让张学良拿这个“战功”堵蒋介石的嘴。

  谈判中,张学良表示他完全拥护共产党联合抗日的主张,希望能同中共主要负责人晤谈。

  到3月5日凌晨5时,谈判结束,达成了红军与东北军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初步协定:

  一、张学良提出,最好由毛泽东或周恩来为中共全权代表,与张进一步商谈抗日救国大计。地点定在肤施(延安),时间由中共定。

  二、张学良负责和盛世才交涉红军代表借道新疆去苏联的事。

  三、中共派代表常驻西安,由张学良以灰色名义掩护。

  四、红军与东北军建立电讯联络。

  3月16日,李克农一行到达石楼。李克农向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彭德怀等中央领导人详细汇报了谈判经过。

  3月27日,中共中央在石楼附近召开会议,认为张学良的态度是诚恳的,同他进一步谈判,对开展抗日统一战线很重要。会议决定,由周恩来为全权代表,偕李克农到延安与之谈判。

  延安谈判以后,共产党和张学良走得越来越近。李克农负责有关东北军事务,与张学良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

  西安事变后,中共派出谈判代表团。李克农被任命为中共代表团秘书长。

  为了配合周恩来与张、杨的会谈,李克农与东北军、西北军许多中、高级军官多方接触,了解到他们要杀蒋介石的情绪很强烈。他一方面向周恩来汇报、请示,另一方面根据自己在此问题上的认识转变过程,耐心地做那些军官们的工作,晓以大义,阐明中共中央主张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精神,使得东北军、西北军内中、高级军官的思想终于大体统一。共产党、东北军、西北军“三位一体”,为同蒋介石谈判,准备了有利的思想一致的条件。